思维导图(MindMap)和NY Bar

研究生的时候读了一本书,托尼·巴赞的《思维导图》,学到了一点思维导图(Mind Map)的基本原理。但是之后利用的机会一直不多,只有在需要规划一件重要的事情的时候,我会用它作为一种条理化的工具,把脑海里的各种思路记录下来。比如在出国留学前面试华盛顿大学的时候,整理在寄托找的面经。

当时用的是Win系统的MindManager,简单粗暴,并不是很美观。后来换了Mac,发现了OS X和iOS上的MindNode,然后就开始用这个软件做导图了。最近Barbri课程过半,我做了四门课的导图,每次都是做完之后发现,“嚯,这么大!”。

虽然累心,但是之后复习这门课我只需要看这一张图就可以了,还可以在上面增补。另外一个好处就是有体系性,知识点之间的cross reference只需要打一个箭头就可以了。

这是今天的Civil Procedure,只做了三分之二,可以感受一下大小……

Civil Procedure (uncompleted)

一个有关“思维导图(MindMap)和NY Bar”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