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两个月的流水账

好久没有更新博客,上次的更新是在实习开始后的第一个周末。那天我在某个星巴克里一边喂蚊子,一边学习Rick Warren牧师讲道。

转眼回国就已两个月,现在的心态和刚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焦虑和不安都已经慢慢过去,现在每天更多的是感恩。

9月初我只身从北京来到上海,在七号线大场镇附近租了一个10天的短租,那是一间小小的房间,卫生间和澡间是公用的(还好环境还不错)。我住三楼,一楼有电视机,所以我天天把PS4带下去玩,就这么待了10天。在那期间我接到了某大所的面试和另一个大所(就是现在的所)的面试、笔试以及鄙视型实习邀请。

住了10天后,因为以后上班的地方是陆家嘴,七号线太远了。于是我又在二号线的世纪大道的找到了一个短租公寓,那里有卫生间、厨房、电视、冰箱和洗衣机,还有蟑螂。24岁生日的前一天,我开始了苦逼的实习,在所里的一个小小小隔间里坐了一个月。期间,收到上述某大所的笔试,然后果不其然被拒。至此,我分别收到了该大所广州、深圳、上海办公室的三封拒信,感觉今生注定无缘。加上但是投递的其他简历(尤其是外所)也是杳无音讯,当时真的很受打击,感觉多了一个T14法学院的LL.M.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不同,2013年末找工作屡屡碰壁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但是幸好嘉欣一直一直在安慰我,同时给我安慰的还有她带我认识的上帝。一天早上我洗澡的时候播放云音乐的FM电台,随机播放了盛晓玫的《恩典的记号》,歌词“我所有挣扎,所有软弱和跌倒,将成为主恩典的记号”一唱出来,泪流满面。

我们一直是被祝福的,和我们的相遇一样,我们找房子也是巧合和顺利。国庆长假结束后,我从老家回到上海,嘉欣也从韩国来上海。国庆长假后的周末因为调休的原因,我只有周天有空。于是在之前的几天,嘉欣自己一人去我们之前想住的江苏路地铁站附近找房。结果是,我们想找的两房一厅不仅贵、而且烂,两天下来一直没有收获。到了周天,我们两人磨蹭到下午三四点才出门。我们考虑“要不干脆住到十号线去吧(离嘉欣单位)近”,所以准备去看看南京东路地铁换乘需要多长时间。我们到了离她单位很近的某个地铁站,发现那里的小区挺好的,但是周围没有一个大超市,不能忍。这时候时间已经到晚上了,吃过了韩国炸鸡之后,我们就沿十号线去到离她公司更近两站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一个大超市,我们想,说不定在那能找到房呢。

就是这样完全没有抱着能当晚租到房的希望,我们去了那个地铁站。从58同城发布的信息来看,附近的租房都是由同一个中介发布的,直接搜索位置发现这家中介就一个街区远!我们直接杀到中介公司,都已经快是他们下班的点了,我们和中介小哥说明了来意,他立马表示要带我们去看房。中介小哥骑着一辆电动车,我和嘉欣骑着另一辆,风驰电掣就到了我们现在住的家——一进门就被小餐厅惊艳了。小区虽然老旧,但是房主用把家里重新装修得和宜家样板间一般——餐厅的布置、灯、餐布的选用正和我们的意。小区非常安静,出小区就是菜市场,走十五分钟有大超市,房租也合适。

于是我们接下来这年的住处,就在这样的巧合中确定了。如果不是误打误撞来到这里,如果在路上多耽搁十分钟中介已经关门……谢谢上帝。

可能也是伴随着上帝的祈祷,搬家之后没几天老板也答应留用我,我终于可以从小隔间坐到转角桌工位了。为了缓解所里不舒服的椅子给我带来的腰酸肩痛,我买了一把人体工学椅子,因为它可以后仰,所以一下就解决了腰椎痛和午休两个问题。之前那些让我很难受的问题,就这样简单的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风平浪静的一年级律师生活,法律研究、电话咨询。但是心里还是有隐忧,因为NY Bar的成绩就快要出来了。上周二的中午,刚停下手中的活儿准备去吃饭,Gmail收到了来自纽约州律师考试委员会的邮件,我一早就知道正文没有消息,要点开附件才有结果,所以我很淡定的打开了附件。然后我的心跳就飙到了180,因为我居然看见了congratulates!

准备和考试时的一幕幕开始浮现在我的眼前。

五月六月的时候,我在家跟Barbri的视频,每天坐在摇椅上看芝加哥的日升日落;因为家里太安静,后来我经常去Chicago Ave.和Wabash Ave.交叉口的星巴克,买一杯美式咖啡在靠窗的桌子坐一整天,看着芝加哥美丽的夏天和形形色色的路人;考试前夕,我每天都会走十五分钟到学校,坐在图书馆外面的桌子学习。我还想起了每天吃的东西:最开始的时候还有时间自己做饭,后来基本每顿都是麦当劳、Chick-fil-A,还有经常买三明治的7-11和买热狗的Downtown Dog。

还想起Barbri的讲义、题目、解析,以及惨不忍睹的正确率;想起我为了复习方便,每张都花超过一天做出来的八个科目的思维导图;还想起一起复习、鼓劲,最后通过分数一个比一个高的小伙伴们。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Buffalo考试,痛苦的两天。考Essay的时候,我不仅打字慢且错误率高,因为事先自行押题导致有一道Administration Law的考点我完全没有看一个字。考MBE的上午,我没有控制好做题节奏,到了最后20分钟还有20道题没有开始,最后我看着ABCD选项哪个顺眼选哪个,填答题卡都是掐着停止的警告填完。

就算这样我也过了,只能谢谢上帝。准备考试的时候,嘉欣给我发了这样一段文字:”Don’t be afraid and don’t panic because of this huge army! For the battle is not yours, but God’s. (2 Chronicles 20:15)”,当时看了非常感动,于是在墙上贴上”Fight for Lord!!!”的纸条,心里便不害怕。

人能决定的事情太少,我们自以为能控制一切,似乎是自己的上帝。但是生老病死这样的大事,我们一件都不能控制。只有全心感谢神的恩典,让我能安心接受一切。

最后附上诗歌第23篇,曾听到那句“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泪目。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The LORD is my shepherd; I shall not want.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
He makes me lie down in green pastures.
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He leads me beside still waters.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He restores my soul.
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He leads me in paths of righteousness for his name’s sake.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Even though I walk through the valley of the shadow of death,
I will fear no evil,
因为你与我同在;
for you are with me;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your rod and your staff,
they comfort me.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You prepare a table before me
in the presence of my enemies;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
you anoint my head with oil;
使我的福杯满溢。
my cup overflows.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Surely goodness and mercy shall follow me
all the days of my life,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and I shall dwell in the house of the LORD
forever.

一个有关“最近两个月的流水账”的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