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从法学院毕业

7号考完了第一宪法修正案,和朋友开车绕着密歇根湖转了一大圈,回来搬家之后,昨天终于毕业典礼了。

感觉时间真的很快,在这里的九个月就像一瞬间。还记得课程一次次Assignment的折磨,上学期期末六门课的挣扎,以及上课有时走神后完全不知老师所云。不过一切都过来了。

毕业典礼在芝加哥剧院(The Chicago Theater)举行,院长、校长、学生代表一一致辞。然后是授Hood仪式(Hood就是挂在脖子上、吊在背后的东西= =,然而我们国内的学位服自带这个东西)。作为一个(半吊子)摄影师,昨天我又带着一机三镜全程拍照、修图,凌晨把照片发给了大家。

从最开始四年的本科,到后来两年的研究生,再到现在一年的LLM,时间对半减短,也更难有很深的同窗情谊。只能说且行且珍惜。

昨天
2011本科毕业
2013硕士毕业

芝城遇老友

阿度这次的美国行终于到了芝加哥,早就约好见一面,上次见还是去年7月初在贸大的博士宿舍。本来是打算亲自下厨招待他的,但是考试周期间,实在没时间。

从他的酒店到密歇根湖边,沿着湖畔,一直往防波堤走,天蓝水蓝、飞机飞过。而老友相聚话特别多。我们曾经在寝室里从晚上聊到凌晨六点,最后以“谁再说话谁傻X”结束聊天。他是一个自称中了“幸福感乐透奖”的人,整天开心得不行。这种人生态度给研究生时的我很大的震撼,那时的我非常功利、焦虑,甚至用机会成本来指导生活,结果就是生活非常痛苦。他还有很传奇的一点就是和她老婆豆豆的故事,一直被我当做好的爱情的典范。

不得不说,芝加哥真的很美(见题图)。同时,也不愧“风城”的荣誉,风是真大。我们就坐在防波堤上扯淡,后来转战John Hancock大厦96层的Signature Lounge酒吧。说近况、说妹子、说工作、说对人生的理解。去年我们各自给对方推荐了一本书,我给他推荐了《自控力》,他给我推荐了《象与骑象人》,而今年我们居然不约而同的一起看起了《亲密关系》。所以结果就是,我们聊起一些事情,根本就不用解释一些术语。比如他说豆豆的工具性特质1少一些。

他告诉我他拿到了富布莱特项目的资助来美国访学,以及其他的学术上的事情,还有他和豆豆最近因为异地导致的亲密感下降和解决方法。我也告诉他我最近遇到的教训、奇遇和幸福。

平常其实联系不多,但是见面聊天又觉得完全没有隔阂,这就是老友啊。

 


  1. 传统的性别角色,男性具备的是“工具性特质”:目标导向的、有逻辑的、富攻击性的;女性具备的是“情绪性特质”:温柔的、富同情心的、会照顾人的。(Hort, Fagot, & Leinbach, 1990)。